中仪科立是以VOC在线监测、大气网格化监测、扬尘监测、自动气象站、氮氧化物尾气分析仪、实验室仪器设备及相关系统软件研发、生产、销售及运维服务整体技术解决方案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政策法规
政策法规
  触碰到了行业天花板? 烟气治理静待“非电”花开
时间:2019-05-23    浏览量:980

     历经2018年投资空间收窄带来的寒流后,烟气治理再次迎来了拐点:非电领域。也就在2019年5月,关于钢铁行业时间表与路径图的顶层设计铿锵落地,而这也被业界视作烟气治理新一轮“掘金潮”的开场。

  “接到手软”曾是烟气治理行业的真实写照。

  而这样的大气污染治理热潮,源自过去5年间,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行业节能减排任务在顶层设计中的频频亮相。大势使然,一场以超低排放与节能改造为核心的绿色浪潮席卷全国,包括三聚环保、龙净环保、菲达环保、中电环保、永清环保、清新环境在内的行业中坚力量顺势而起,战绩丰硕。

  时至2019年中旬,距离此前和地方政府发布的超低排放任务节点不足1年。按照国务院的规划,2020年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将全部完成。随着治理周期接近尾声,利好政策带来的投资体量不断收窄,产业链上下游和企业走势又将迎来怎样的全新格局呢?

  燃煤烟气治理资源瓜分殆尽?

  业绩大幅下滑,这是烟气治理行业对于2018年最为直观的“答卷”。

  呈现出上述变量源于走向“下坡路”的市场体量。而在这之前,一系列顶层设计与地方扶持政策为烟气治理带来的想象空间前所未有:早在6年前,“大气十条”正式开启了行业发展的新纪元。其中覆盖42类项目、25个重点行业分别要求制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随即而来的《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方案》《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则对燃煤电厂的烟气治理提供了更为细化的治理任务。

  在频繁的项目上马热潮背后,多地甚至赶在了考核节点完成了烟气治理任务。截至2017年底,包括火电、钢铁、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厂在内的八大重点行业均已完成超标整治。加之能源结构迎来纵深转型,传统燃煤电厂随之走进低谷,整体产业链增速持续放缓。另据中国能源报日前消息,仅在2018年,由于装机容量趋缓,煤电行业则相应陷入了成本上涨、电价调整滞后、资金链紧张等困境,亏损占比更是接近整体产业链的半壁江山。

  而在传统燃煤电厂带来的烟气治理蛋糕已所剩无几的背景下,行业同质化现象也愈发严峻。业务种类和发展策略趋同,火电带来的包括烟气治理、超低排放、节能改造在内的大气污染治理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利润空间不断压缩。而下游新增装机容量依然处于“悬崖式”下调,改造需求进一步减少的同时,也进一步限制了行业投资层面。

  超低排放再迎“大动作”

  内外受困,往哪儿走?新的突破口锁定在了非电行业的烟气治理。

  逐渐升温的走势形容或许还不够,如今大气污染治理行业更愿意将非电行业的烟气治理定义为“新战场”。更为利好的是,新一轮超低排放的相关标准、政策的出台也让急于找寻新契机的烟气治理企业看到了新的掘金契机。

  这一回,赶来“驰援”的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相对于较为宽松的电力排放标准,钢铁显然有着更为广阔的改善空间:针对行业烧结烟气排放量大、污染物成分复杂且掺杂重金属、卤化物等难题,本月公布的《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则针对不同排放类型提出指标限值和管控措施,实现全流程、全过程环境管理。而这一任务的“小目标”,则最终敲定在了“2025年逾80%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而事实上,不仅如此。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刘炳江曾表示,占据世界产量50%的平板玻璃、60%的水泥、65%的电解铝将成为下阶段职能部门的监管重点。而上述行业也覆盖了近39.8万台量大面广的燃煤锅炉,特别是对氮氧化物的排放控制。业界分析普遍指出,随着排放标准与监管细则陆续出台,由此带来的市场空间将突破至4898亿元。

  提标改造工作接踵而来,究竟什么样的技术才能真正适应市场,得以从中分杯羹呢?相较于单体项目大、极具规模效应的燃煤电厂改造,非电行业的烟气治理同样带来了技术领域的新气象:订单小、下游分散。而这也意味着,所有的参赛选手不仅将在个性化工艺集成、参数调试有着较高要求,且整体项目运维管理的准入门槛也将随之大幅提升。



相关标签:

版权所有:中仪科立河北科技有限公司    冀ICP备18008111号-1 中仪科立环境在线监测专家-主要生产:挥发性有机物VOCs在线监测超标报警系统设备,燃气锅炉氮氧化物NOX尾气在线分析仪,网格化空气质量自动监测微型空气站,建筑工地扬尘在线监测系统设备,自动气象站,实验室仪器定制